拉菲6娱乐平台-注册登录首页

 公司新闻     |      2020-01-17 13:08
从《聚变》看品牌策划
 
如果你希望你的企业
在成长路上
步步为营
实现脱胎换骨
最终成功IPO
“他”
也许能给你些许指引
 
 
《聚变——解码新希望乳业十倍速成长》是一套生动有趣的营销案例总结,也可以说是一本关于“新光计划”的项目报告书。作者陈立才先生系统地归纳和总结了新希望乳业(SZ002946,以下简称新乳业)开展“新光计划”,创办新光学院,全面提升销售团队绩效并由此实现销售业绩持续增长的主要做法与收获,其中涉及关于销售业绩提升的策略、要求、标准、指引、套路和做法等,具有极强的指导性和可复制性,是根植于新乳业发展实践的企业教案,也是新乳业与广州思码咨询团队精诚合作的结晶。
高月秋   嘉士伯(中国)销售副总裁
聚变,不仅发生在新希望乳业,也发生在中国无数正在崛起的企业中。正是思码这样接地气的公司,根植本地土壤,融合外企先进的管理理念和方法,创造出顺应中国市场环境的方法论和工具。希塑这本书能够让更多的企业人受惠,为致力于中国市场的企业的发展添砖加瓦!
 
罗小渠   杉数科技联合创始人、CEO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组织行为学博士
《聚变》最大的价值在于如外科手术一般冷静和准确地展现了一个成熟大企业长达十年的推动和管理变革全过程。成熟企业的变革,由于成功所积累下来的组织和文化惯性,往往比一穷二白的创业来得更有挑战。从这个角度来说,《聚变》相当值得企业管理人员作为教科书来学习。
 
苏强   徐福记国际集团总裁
《聚变》这本书是作者为新希望乳业提供咨询服务多年沉淀的对商业原则的深度思考,通过丰富和生动的案例,深入浅出地诠释了企业经营管理的许多重要原则和方法。对于渴望了解商业世界运行重要原则和方法的读者,阅读此书一定大有裨益。
 
孙格非   唯品会集团副总裁
成功的企业都是相似的,失败的企业却各有各的失败。这个成功的企业就是新希望乳业。这本书的成功之处是能够总结归纳出这些“别人家”的企业,是如何成为“别人家”,而让你的企业也成功。有时候,规定的套路是必要的。
 
思码咨询创始人、思码咨询董事长王烈说:
 
与新乳业合作至今,将近十年了。作为咨询公司,职责是帮助企业发展业务,但思码与新乳业的合作,更像是共同成长。
记得当年项目刚开始,席刚总裁(2016年底升任董事长)在项目沟通会上说过:“你们可以在这里实验新想法,做对了就推广,做错了我担着。”我从2001年开始从事咨询工作,这么多年很少有机会能听到甲方给出这样的指引,激动之余,自然要好好想想该如何珍惜这样的机会。
企业家的基因就是企业的基因。企业家的头脑中必定有一个推动业务发展的思维模型,模型中,要素的不同,要素的权重的不同,最终塑造了企业,决定了企业未来走向的差异。我观察到,在席总的模型中,创新占比很大,他不是个喜欢在惯性中前进的人——不甘守存量,也勇于用不同的方法争取增量,这个特质弥漫在我所见到的大量的决定中。开会的时候,经常听到席总提出一个让四周呼吸为之一紧的观点,概括一下,都是对旧业务模式的挑战,对生产关系的突破。“创新能带来的最坏的情况是什么?如果最坏的情况能接受,剩下的就都是好消息了。”
在这个大原则下,思码团队也放下了包袱,和新希望的同事一起,近十年间,思考、实验和推广了很多新想法,大家互相推搡着一次次地走出舒适区,不断给自己找新的挑战。在业务模式的迭代中,不仅生意高速前进,新希望的营销团队也在同步成长,仿佛成都春天的雨夜能听到竹子拔节的声音。
新乳业的项目,过半方案都是以成都川乳为试验田开始的,我也因此和朱川总经理(2016年底升任总裁)一起吃了好多年的川乳食堂,菜通常都有点辣。朱总就像一道川菜,既让人兴高采烈,也让人出汗。他通常全程参加项目研讨,认真研究数据,提犀利的问题,即使在会议尾声也不松懈,这种风格的总经理在咨询项目中并不经常遇见。
多年的合作,我从朱总的业务思考中受益颇多。举个例子,我一直在引用朱总提出的“生意计划的三个评判标准”:是否上下一致,是否聚焦清晰,是否突破难点。上下一致解决的是执行力的问题,聚焦清晰是为了提高资源使用的有效性。真正的挑战在“突破难点”——用来衡量一个计划的价值和难度系数。没有突破的计划是惯性计划,没有哪个企业会靠惯性和服从赢得发展。说法一直在借用,也没和朱总道声谢谢。
和新乳业的合作,在总部层面由营销中心牵头统筹,那时的营销中心总经理是肖平博士。项目最密集的那几年,我们之间的沟通比和家人的沟通还多——是的,借此要向家人道歉,项目忙起来的确和家人的沟通不多。肖总是个有激情有魅力的统筹者:工作强度大,没有点激情的确撑不下来;总部和地方的业务关系,需要些管理魅力来润滑;而作为统筹者,肖总是项目的总规划师,高效地调配着有限的项目资源,让新光的能量在众多业务单元中高效地流动,让新光的产出在十年间持续地传承。当思码团队想为新光做个总结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应该让肖总做总编辑才好,他是最了解项目的人之一。
十年是个好时机,适合作总结。当项目组各年度的成员重聚在一起,决定把这本书的名字定为《聚变》的时候,我忽然记起,好像这个名字已经叫了近十年。十年前,项目团队的签名叫“专精一艺者必有动人之处”;十年后,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我们和新希望人的《聚变》。
 
希望身边的你我他都行动起来,聚合身边的力量,共同改变,一起成长!